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百科

房产税再次扩围现迷局限购令退出楼市无时间

来源: 2019年01月29日

房产税再次扩围现迷局 限购令退出楼市无时间

“房产税的推广从技术层面看没有障碍,关键是一些既得利益者的阻碍。”

——贾康

“房产税试点应该对存量和新增量都进行考虑。制定梯度政策。”

——杨红旭

“只有待到房地产税全面铺开并且发挥作用之日

房产税再次扩围现迷局限购令退出楼市无时间

,就是限购令退出市场之时。”

——李友华

房产税再次“扩围”露出一点缝隙。

国务院日前下发通知,批准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《关于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》,提出今年适时扩大房产税试点范围。随即,关于房产税试点扩围城市的猜测频频涌现,北京、广州、深圳等城市都榜上有名。

3月25日,住建部副部长齐骥否认了广州开征房产税,随后,深圳也被排除。对此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就表示,房产税的推广从技术层面看没有障碍,关键是一些既得利益者的阻碍。此外,也有专家建议,房产税试点扩围应存量与增量统筹考虑,短期内,房产税难于取代“限购”政策。

存量与增量统筹考虑

业内普遍猜测,广东、深圳以及一些二、三线城市成为试点的可能性较大。至于北京是否会成为试点,贾康分析,最大难点是如何“照顾”既得利益者的关切。以北京为例,在北京推出房产税将会是非常困难的。北京地区的几十万套小产权房和其他“央产房”,都需要一个稳妥的解决方案,这会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? [房企在土地市场两极分化 部分房企大鳄逆市拿地]

房产税该如何试点也存在争议。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综合研究部副部长杨红旭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表示,“总体上,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征收存量。不过目前由于是试点,涉及的范围可能会窄一点,应该是以征收增量为主,兼顾存量,对豪宅可以少量,但是最终还是得保证首套房的需求,尽量免征,对于二套房可以减征。”

“目前中国新增住房量大,但是伴随着人口红利、老龄化、住房需求趋缓等要素的改变,15年至20年后进入存量化时代。这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。”亚太商业不动产学院院长朱凌波昨日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采访时建议,“房产税试点应该对存量和新增量都进行考虑,按照其梯度变换趋势,制定梯度政策。”

他呼吁,不能把房产税试点作为短期的类似“限购”等弹簧政策,应该有周期性思考,与未来发展目标匹配,形成长期、理性的立体体系。

“限购令”退出无时间

房产税要来,限购令该怎么办?有专家解释称,这两个政策的目的并不一致,但政策效果是一致的。房产税的初衷是以完善税制为出发点,而限购令则是直接抑制楼市投机。因此房产税的具体实施举措不太明朗,但各种迹象表明,房产税改革全面推开已“箭在弦上”,推广只是个时间问题。

不少专家认为,作为一项长效的政策,房产税有助于调控趋向常态化,为限购令的退出埋下伏笔。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就表示,“我们要加强房产税的设计,老是靠限购是不行的,短期可以。如果建立一个税收机制的话,房地产调控就更灵活了,因为税率比较好调整,限购令调整起来就比较难一点。”

贾康也认为,房产税并不是化解问题的独门药方,但它是结束当前房地产的行政调控手段一个必要条件。

事实上,从安徽芜湖的“楼市新政”到上海变相放宽“限购令”,乃至过去一段时间以来,全国已有包括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重庆等17个城市出台了不同的微调政策,限购政策屡屡遭遇挑战。

不过,杨红旭表示,尽管限购不是长久之策,但在房产税作用并不明显的前提下,限购政策可作为过渡手段,在短期内仍难以被替代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过去重庆和上海两地的高端不动产,都出现了成交量下降、价格趋稳的现象,但业内普遍认为,这主要是由限购、限贷等多种因素叠加做形成的,很难判断房产税所起的作用。

杨红旭指出,由于房产税目前处于试点时期,其征税的数额和征收面等都比较小,政策力度明显不够,因此对房地产市场所起的作用也较为有限。

正是基于目前的种种限制因素,集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李友华指出,只有待到房地产税全面铺开并且发挥作用之日,就是限购令退出市场之时。

随机文章